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河南治愈白癜风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6 07:33:56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河南治愈白癜风,北京女性白癜风,德州能否治好白癜风,福建治白癜风的偏方,山西根治白癜风的仪器,宁夏治疗白癜风的医院,尚义白癜风医院

自古至今,每个春天都是北京的清理下水道养护工人最为忙碌的季节。“开春到五一之前,全市的雨箅子都要清理一遍。”干了27年排水工人的李京立说。

打开雨箅子的合页,李京立一铲子下去,挖起水沟下的一层泥土和少量垃圾,端详几秒才装进麻袋。“今年的垃圾里面,烟头又少了,说明戒烟的人多,人们更重视生活质量啦。”这位“老排水”,从下水道的淤泥和垃圾里感受到了生活的变化。

半夜到凌晨工作是常态

4月初,记者随着北京城市排水集团第一管网分公司的排水工人李京立,来到了金融街王府仓胡同。“趁着车不多,赶紧干活。”一声令下,三位工人立好施工告示牌,抓起麻袋铁锹,打开了路边的雨箅子。

李京立拿着一把铁锹,伸进约有二尺深的下水沟底用力一铲,连泥带垃圾一起端了出来。这一铲垃圾中大部分是泥土,其间夹杂着一些烟头、一根竹签子、一张糖纸。

这样一铲一铲,几分钟内麻袋装满,一座雨水口就掏干净了。“您在街上看见我们排水工人的机会不多,因为现在白天交通繁忙,我们大都是半夜到凌晨干活。”除了清理街边的雨箅子,工人们还要时常背上氧气瓶,到地下的主管线中清淤。

如今也成了“师父”啦

李京立生于1970年。小时候家住在陶然亭畔的小胡同里,那一条简陋的排水明沟,“一拃来宽,下雨之后,水就会漫出来,家家户户都得在门口搭上堤坝。”

搬家前守着陶然亭、南护城河,搬家后守着团结湖。如今这两处公园里,“当年可都是脏水,能看见旁边的小平房污水直接排进湖里。人们意识跟不上,对这些现象司空见惯。”

1990年他技校毕业,本想去个效益好的工厂,却被市政排水部门招走了。上班前两天做准备,第三天便跟着上工,去清理一处排水管线。这是一处可容纳工人进入的粗管线,他和师父一起清理管线中滤除杂物的钢网上面粘的生活垃圾。

“干完这第三天,我就不想干了。因为衣服洗完了三天之后臭味儿都下不去。”

老师父看出年轻人脸上的情绪,“你干的事业是服务社会的,大家都不干,社会怎么办?”知青出身的老师父吃过苦,“师父既有老黄牛一样的奉献精神,又像对待亲生孩子一样关心我的生活。至今我觉得‘师父’不是‘师傅’,因为他真的像父亲一样。”

如此李京立便留在了排水工人岗位上,开始了27年的清淤“生涯”,与路边雨箅子、下水道一路相伴。如今他也已经被年轻人称作“师父”——他能从下水道的垃圾里看出时代的变化。

1990年钢镚烂菜多

刚参加工作的那一两年,给李京立留下深刻印象的,除了下水道里的淤泥,还有钢镚和烂菜。

“那年头咱北京道路质量不太好,很多胡同都是土路。很多地方还没实现雨污分流,所以每个水沟里都会淤积挺深的土。”挖土过程中李京立注意到,淤泥中不时可见几分钱的硬币。“咱北京的自由市场,很多卖菜摊还在使用粗竹子钉成的柜台。买菜的人常用分币,一不小心,可能就掉进缝隙里去。”

赶上一场大雨,地面上的硬币、菜叶顺着冲进下水道,便残留在水沟底部。这种现象随着铁皮柜台的普及,在短暂的几年之内便消失了。

限塑令后白色垃圾渐少

上世纪90年代初李京立又注意到,下水道里开始频繁出现塑料袋。“刚普及塑料袋的时候,大家觉得它方便、便宜,很多质量不好的超薄塑料袋,不仅能在天上飞,也能在地下跑。”

常见的还有妇女卫生用品。“老公厕还没改造,有的居民住宅施工不规范,都将厕所等等生活污水接到下水道上。”

这些白色垃圾很容易羁绊泥土导致淤塞。这个现象持续了多年,李京立回忆,直到政府颁布“禁塑令”、人们意识到白色污染问题严重之后塑料袋才逐渐消失;而妇女卫生用品则随着管线改造与规范化,改为留存在化粪池中、垃圾桶里。

商业街签子占了四分之一

至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,“我们排水工人尤其怕遇到繁华的商业街,因为羊肉串小摊随处可见。生活水平提高了,人们开始爱吃烧烤。”人们饱了口福,排水工人却遭了罪,“一铲子就能带出一大把签子,太多了的时候我们只能用手捡。”

他大致计算,每次清淤,捡出来的签子能占四分之一。这些签子在较细的下水道管网中尤其容易造成堵塞。李京立的无名指上留有一小块疤痕,“那年赶上了一场大雨,街边的下水道堵了,我们徒手去挖里面的东西,结果抓上来一把一把签子,手也被扎伤了。”

这一现象随着城市管理、食品卫生管理的严格化,如今也消失了。

最怕下水道里面捞“人”

“手扎伤了不怕,从下水道里捞出什么也都不怕,最怕的就是捞出‘人’来。”几乎同一时期,丢失井盖成为城市病,“我记得当时还做过一批带铁链子的防盗井盖、雨箅子,可是效果不明显。”一旦丢失,骑车人、行人很容易发生事故。

李京立回忆,当时规定是一旦丢失12小时之内要处理完毕、安装新的雨箅子、井盖。严重时,“早上起来骑车路过管片儿吓一跳,整条街的雨箅子全都没啦。所有的备货全都用上了还是不够的时候,只能临时立起牌子提醒路人们注意,等到井盖到货赶紧再换上。”

为此排水工人们还特地打听过法律规定,“偷一两个井盖,那价值不够拘留的,可能批评教育一番,就把小贼放走了。我们排水工人最痛恨那些偷井盖的,这是公共基础设施,与老百姓的日常生活分不开。好在后来现代化的技术手段应用到设施管理中,井盖也不能作为废品被处理,逐渐也就很少发生这样的事情了。”

扫地机械带来更多烟头

大约是在上世纪90年代末期,北京街头越来越少见拿着大扫把扫街的环卫工人,取而代之的是各种清扫机械。“扫地车沿街开,把路面上的烟头全都胡噜到雨箅子里啦。”“烟头不会造成下水道堵塞。但是从中能看出人们的素质普遍不高,抽烟之后随手就扔。”

最近几年李京立注意到,下水道里的烟头已经在逐年减少。“您注意到没,戒烟成了风气。即便是抽烟的人,也习惯了将烟头弄灭,随手扔到垃圾桶里。城市设施跟得上了,很多垃圾桶也设置了烟灰缸。”

虽然烟头不会堵塞城市排水设施,但李京立希望提醒抽烟的人,还是尽量不要将烟头扔进雨箅子,因为一些靠近厕所的下水道里面可能存留沼气,一旦点燃也可能引起伤害事故。

如今最怕饭馆乱倒

最近这些年下水道里常见的淤塞物则是油脂,这些油脂遇冷后便会凝结在下水道里甚至管线壁上,明显降低排水能力。

这些油脂,被一些餐馆非法倾倒进路边的排水沟,甚至饭馆直接将非法的排水设施并入雨水排水管线。除了导致排水能力下降,也会让排水井返出异味。“我们抽出专人夜间巡查,但是不可能所有的排水设施都派人盯着;即便发现这种乱倒的行为,我们也只能劝说制止。”

现在机器人查看管道

27年的工作里,李京立经历了下水道管线的多次更新换代。在北京城市排水集团第一管网分公司里有一处模拟的下水道,其中既展示着新中国成立初期以城砖砌成的老式下水道,也能看到各种新材料、新技术的下水道。

角落里静静躺着一架“人力绞车”,它是二三十年前排水工人常用的工具——工人们在下水道里将淤泥装上小车,再由人力将它拉上地面。“现在我们有机器人查看管道情况,有高压冲洗车喷水,再由吸污车将淤塞物吸走。吸污车的劲儿可大了,连砖头瓦块全都能清理干净。”但李京立觉得,若让城市排水通畅,最重要的因素还是生活在这个城市里的“人”。“我们的服务意识真的提高了。现在人人发现问题、随时都有反映甚至制止的习惯,也说明这个城市里的人进步了。”

他记忆中陶然亭、龙潭湖的一汪臭水,也早已变成了一池清水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库车白癜风医院